“盲盒社交”悄然兴起,它哪点吸引了年轻人?

发布时间:2024-03-04 13:23:15 来源: sp20240304

  

  “找一群陌生人一起聚餐?”近日,一种名为“盲盒社交”的社交形式在网上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参与。参与者介绍,“盲盒社交”的参与者彼此均为陌生人,活动中的同伴身份未知,有参与者表示在此类活动中结交了很多新朋友,但也有组织者坦言参与活动时遇到过有人不礼貌的行为。如同盲盒一样的不确定性,成为了此类社交的特点。

  专家表示,“盲盒社交”得益于互联网的兴起,而其巨大的不确定性带来的社交惊喜是吸引年轻人的关键。但他提醒,涉及陌生人社交的行为也可能会遇到骗子或坏人,参与者和组织者要注意甄别。

  参与者

  “和陌生人交流不用顾虑太多”

  今年23岁上海市民程芳表示,自己的朋友并不算多。“平时可以约出来的朋友挺少的,能一起在户外玩游戏的朋友就更少了。”

 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,程芳在网络上发现了一种被称作“盲盒社交”的活动,组织者会招募大批彼此陌生的人一起参与户外游戏等社交活动,在这个过程中结识新朋友。

  程芳觉得这种社交活动对她很有吸引力,便报名参加了一次和陌生人一起到公园躲猫猫的活动。她回忆说,活动前她加入了组织者建立的微信群,发现群内的人她都不认识。活动当天她迟到了,但到达活动场地后,她看到参与者们都在热情地彼此打招呼,“这种氛围让我感觉很舒服”。

  一名参与过“盲盒社交”的网友告诉北青报记者,这种社交形式意味着参与者彼此陌生,这与以往的熟人社交模式有很大的不同。“接触到的对象五花八门,且无法预测,就像开‘盲盒’一样,很新鲜又有一些刺激。”

  另一名参与了“盲盒社交”活动的网友小奥表示,他刚到新城市工作不久,平时打交道最多的都是同事。“盲盒社交”这种社交形式在他看来没有太大的精神压力,“因为参与者都是陌生人,我不用害怕跟人相处不好。如果是和熟悉的人交流,我要考虑对方的情绪,但是和陌生人交流就不用考虑这么多,大家想聚就聚,想分也可以分。”

  小奥表示,他通过“盲盒社交”类活动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。“在这里可以倾诉自己的看法,甚至是讨论感情问题。这里会有很多人愿意听我说,还可以帮我解决问题。”

  程芳也表示,吸引她参与到“盲盒社交”活动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参与者本身彼此都不认识,也因此能够随性地聊天,在活动中也都很有热情。

  同样参加过“盲盒社交”的蔡晴也对这种社交新形式很感兴趣,她由外地到上海工作后同样面临身边缺少朋友的问题。看到网上“盲盒社交”活动的招募贴后就报名了。“参加过几次活动后,我已经找到能够在上海一起约着吃饭、逛街的朋友了。”蔡晴说。

  组织者

  “寻找愿意和我玩的陌生人”

  盖宝曾经多次在网络上组织“盲盒社交”活动,她告诉北青报记者,去年10月初,她很想参加户外游戏,“自己想玩,却又找不到认识的人和我一起玩,于是我就在社交平台上发了帖子,寻找愿意和我一起玩的陌生人。”

  让盖宝没想到的是,这条帖子吸引了不少网友的关注,上百人留言想要参与其中。盖宝为此建了一个微信群,专门组织陌生的网友们参与“盲盒社交”活动。如今活动群已经发展到了两个,总共有500多人。

  不到半年时间里,盖宝已经组织了7次“盲盒社交”类活动,形式包括捉迷藏、扔飞盘等,元旦时还会组织大家一起聚会庆祝新年。

  王雪人也曾组织过多次“盲盒社交”活动,他介绍说,此前他会和妻子在周末同朋友们在固定时间聚会。2023年时,他和妻子萌生了邀请陌生人来家里聚会的想法。他坦言,此前和朋友聚会时,经常是他请客,邀请陌生人来家里聚会,大家AA制能帮他“覆盖不少成本”,也能借此认识很多的新朋友。

  王雪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“盲盒社交”聚会的帖子后,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响应。一开始他会邀请陌生的网友们来到家里做客,大家一起喝酒、聊天、玩游戏,后来想来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王雪人在今年2月专门找了一块场地,组织大家参与“盲盒社交”活动,陌生人可以在这里一起看电影、玩桌游。他表示,未来还希望能够组织更多类型的社交活动。

  王雪人和盖宝均表示,来参加“盲盒社交”的主要都是20到30岁的年轻人,很多参与者都会说自己平时很内向,不爱社交,希望通过“社交盲盒”的方式,获得一个和他人交流、沟通乃至发泄的渠道。

  存隐患

  有参与者被发现骚扰女性

  不过正如消费者购买到“盲盒”后,打开可能遇到喜欢的款式,也可能遇到讨厌的款式一样。多名“盲盒社交”活动的参与者和组织者都向北青报记者坦言,在“盲盒社交”的过程中,不时会遇到一些令其无法接受的社交对象。

  王雪人说,有一次一名男子参加了“盲盒社交”的聚会,在喝酒之前,这名男子表现非常好,还带来了自己做的小吃。但后来这名男子喝多了,开始骚扰现场的女孩子。这样的情况再一次发生后,王雪人收到了其他参与者的投诉,“我立即警告了这个男子。”

  王雪人说,这名男子随后在朋友圈发文道歉,说自己不会再做类似的事情。“后来我们考量之后,还是决定拒绝他再参与我们的活动了。”他坦言,来参与“盲盒社交”活动的都是陌生人,因此难以进行提前预防,很多时候只能在问题发生后及时去进行处理。

  盖宝也表示,她组织的一些捉迷藏等户外活动,参与者间难免会有肢体接触。为了避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,她会限定参与者必须是女性,以此消除性骚扰的隐患。

  程芳也有类似的担忧,为此她在参与各类线下的“盲盒社交”活动前,会先在活动组织者建立的微信群里观察,“我会看看群里的氛围,如果氛围让我感觉不太舒服,我就不会去参与线下的活动。”

  此外,也有一些网友坦言,“盲盒社交”似乎并不适合每一个人。参与过“盲盒社交”的研究生王鹏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在学校参与过“盲盒社交”类的活动,这个活动在招募参与者时就明确表示,活动有助于交友。

  王鹏说,当天的活动中,参与者可以在组织者提供的箱子里抽纸条,纸条会对应上另一名女生。王鹏和对应的女生聊天后,开始感觉两人聊得很好。但此后他发现,女生聊起天来很开朗、大方,而他显得有些拘谨,“日常我跟女同学聊天不会这样”。两人谈论起论文、工作等内容后,王鹏有了一种“不相配”的感觉,两人慢慢断了联系。“我不太能够适应‘盲盒社交’的形式。”

  提醒

  组织者应该做好安全保障 造成损害需承担法律责任

  为什么如今不少年轻人喜欢上了“盲盒社交”呢?针对这种现象,四川大学新闻系前系主任张小元表示,“盲盒社交”的出现首先得益于互联网的兴起,“就像拆盲盒一样,这种社交形式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,同时还会带来巨大的新鲜感。”

  不过张小元表示,参与、组织这类新生社交方式的人也要有所警惕:“对于组织者和参与者来说,都要注意上当受骗等问题,涉及陌生人社交的行为,也可能会遇到骗子、坏人。”

  此外,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提醒说,“盲盒社交”的组织者尤其要注意其承担的法律责任,根据《民法典》规定,群众性活动组织者如果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如果线下活动中组织者未能做好安全保障,造成损害的,组织者可能需要承担相应侵权责任。同时,如在活动中存在强迫性劝酒、未将醉酒者安全送达、酒后驾车未劝阻、未能履行提醒和照顾义务的,如发生事故或意外,组织者也有可能承担相应赔偿责任。活动组织者也应做好安全保障方案,准备相关安全保障设施,根据活动内容在活动前核实参与者身份、身体健康因素等情况,书面告知并由参与者确认相关活动内容、风险及安全保障方案,可提前为参与者购买相关保险。如出现危险情形,应立即停止相关活动,或者报警寻求帮助。

  针对“盲盒社交”的参与者,韩骁提醒,网友在参与此类活动前要核实组织者及相关活动的真实情况,尽量避免参加人员混杂、选址偏僻等有危险性的活动,可以考虑与朋友一同报名参加,也可为自身购买相关保险,同时与组织者确认相关互动内容及保障措施,如遇到不太好的行为,可选择立即离开,或者报警寻求帮助。注意保留好相关证据,以此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“盲盒社交”参与者与组织者人名均为化名)

  本组文/本报记者 屈畅 实习生 姚伊

  统筹/蒋朔

【编辑:岳川】